推荐资讯

相信去卑的舅舅不会出卖去卑,但是毕竟这么大的部落

发布时间:2018-05-22 14:43 浏览:
 但是现在…………
 
    李林叫了两声,在半空中瞎摆的手停住了……
 
    方方已经不在,自己也已经不是那个可以指挥千军万马,横扫北方,稳立中原的辽侯了,想到自己的如同亲人一般的好兄弟,李林悲叹了一声,道:“诶…………妈的!”
 
    骂了一声,李林就算是无奈的解气了,兄弟不在,也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己趴在那,双手伸到背后,一点一点的按这腰。
 
    “头儿!”去卑和豹哥从外面进来,昨天李林喝的最多,醉的最死,所以起来也是最晚的,其他的兄弟都已经七七八八的起来,而听见里面李林的叫喊,众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豹哥和去卑赶紧进来看看。
 
    “嗯!”李林答应了一声,道:“正好你俩来了!去卑过来!”
 
    “哦!”去卑答应一声,走到李林这里,李林道:“快快!给我揉一揉,看到按的这几个地方了吗?就这!”
 
    去卑看着李林的老腰,道:“那个……头儿,我叫侍女给你揉揉吧!”
 
    李林没好气道:“那些个娘们没劲!没用!你过来给我按两下就成!”
 
    “哦!”去卑一点头,坐下来,双手伸了出去…………
 
    “诶有嘿!”3秒之后,传来了李林的痛呼声,李林骂道:“你他娘的,你抓猪那!给我清点!”
 
    去卑一声舌头,不满道:“不是你说要劲大的嘛!”
 
    李林骂道:“你他娘的是娘们啊,老子是说要是个娘们力气不行,你那大爪子跟熊掌似的,不知道清点啊!”
 
    “好好!”去卑连连点头,李林又趴了下来,豹哥在一边看着已经笑得不行。
 
    去卑一边给李林揉腰,一边道:“头儿,我舅舅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什么!”李林一惊,腰也憋揉了,立即翻过身来,看着去卑,有些微怒的说道:“是你告诉的?”
 
    去卑看着那李林要杀死自己的眼神,不由的一抖,赶紧说道:“不是不是……不是我主动说的!是今天来了疑惑东羌的追兵,到了族里,是来追捕咱们的…………”随后,去卑就将今天自己看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李林讲了一遍,李林是越听眉头皱的越深…………
 
 第七十一章 狼王纹身
 
    “哼!”李林听过了去卑的话,冷哼一声,愤恨的说道:“没想到这帮东羌的狗追的还挺紧的!”
 
    去卑点点头,道:“羌胡人被奴隶打压成这个样子,是丢了大面子了,何况还损失了一个千夫长和好几百的骑兵!”
 
    豹哥在一旁听了并没有什么惊讶,李林玩了人家两会,人家当然是一路追杀了,邪邪的说道:“头儿!咱们这是给这些东羌狗给打疼了!呵呵…………”
 
    但是李林可是没有笑话的模样,有些担忧的问去卑道:“去卑!在这里…………”
 
    去卑知道李林的意思,立即说道:“头儿,你放心,我舅舅是绝对不会出卖我们的,从小他就最疼我了!”
 
    李林依旧眉头紧锁,随即道:“豹哥!你告诉兄弟们,从现在开始,不能喝酒!睡觉的时候也要随身带着兵器!”
 
    豹哥犹豫了一下,还是一点头道:“知道了!”
 
    李林点点头,道:“好!在这里再待一天,明天就走!去匈奴!”
 
    谨慎要紧,虽然李林也相信去卑的舅舅不会出卖去卑,但是毕竟这么大的部落,不一定会有什么人,自己这边300多人,实在是太扎眼了,所以李林也只能这么做了!
 
    让去卑揉了几下腰,虽然手法不怎么地,但是李林也是舒服了不少,走出帐来,果然,300多个兄弟都在那里坐着,腰间都别这从羌胡人那里抢来的胡刀,还有几十个箭法好的也是拿着弓箭,去卑也是从舅舅那里要来了一些兵器和箭矢,这下子自己这300多人的小队伍的装备算是上来了一点,起码也不用那铲子,锤子打仗了,但是要跟李林麾下的精锐部队比起来还是白扯。
    李林走了过去,众人立即喊道:“头儿……头儿……”
 
    李林点点头,道:“你们干啥呢?”
 
    几个奴隶立即蹦了起来,一揭开衣服,喊道:“头儿,你看,你看!”
 
    李林定睛的一看,心下一凉,只看到这几个揭开衣服的兄弟在右肩膀的后面多出来了一个纹身,是一个个张着獠牙的饿狼的狼头,怒瞪着眼睛,傲视着一切,而这个纹身最精妙的不是这个狼头栩栩如生,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而是这个狼头将自己这一帮奴隶左肩膀后面的奴隶印记掩盖了,仔细看才能够看出来,在狼头的右下角,在狼的鬃毛之间,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条波浪形的疤痕,这个疤痕的每一条都是这狼的毛。
 
    看着那狼头,就好像是一剂重拳打在了李林的心头,李林看了看中间,就是自己这帮兄弟叫好的地方,正是还在纹着的兄弟,刚刚纹好,狼头还留着鲜血,更加的恐怖,邪恶。
 
    去卑在李林的身边道:“头儿,这个疤痕会让兄弟很容易被认出来,所以我就让人给兄弟们纹身了,兄弟们最后都决定纹上一头饿狼!”
 
    这奴隶的疤痕,是李林这群人的标志,虽然只是一个弯曲的铁丝烫出来的烙印,但是对于李林,对于这帮兄弟来说,这就是一个莫大的耻辱,这一辈子都洗刷不掉的耻辱!是个人,都想把这样的耻辱抹去,但是真的可以抹去吗?就算是时间,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东西,都洗刷不掉李林这痛苦而又耻辱的回忆,掩盖,不是办法,但是现在,李林必需要掩盖下来,因为自己要保命,自己不能被东羌狗轻易发现。
 
    “头儿!”几个兄弟纹好了,过来跟李林道:“头儿!你也来纹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