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奴隶而去与匈奴交战的,所以你还是先安心在舅舅这里呆上几天吧

发布时间:2018-05-22 14:41 浏览:
族长看着那百夫长,心中有些猜疑,当然更多是不满,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也就知道在这里作威作福,在东羌那边根本什么都不是,但是宰相家丁还七品官呢,族长当然不愿意得罪眼前这些人,解释道:“我外甥昨夜多年与我未见,很是亲切,昨夜喝了不少酒,估计现在还在熟睡!”
 
    百夫长不依不饶道:“那就叫起来!”
 
    族长眉头一皱,但是百夫长怒瞪的眼睛,心中就算是愤怒无比,也不能当即发作,犹豫了一下,一回头,对自己的儿子道:“去!将你表弟叫过来!”
 
    去卑的表格一低头道:“是!”随即看了一眼百夫长,便走了出去,不一会,一脸睡眼惺忪的去卑被他表哥带了进来。
 
    但是一看到这熟悉的衣服的时候,去卑瞬间谨慎了,本来迷糊的眼神明显显示出了惊诧,不过幸好那些东羌人没有转过头来,但是在去卑身边的表哥,可是看出了一些端疑来,去卑赶紧假装镇定,又恢复了那宿醉刚醒的状态。
 
    “拜见舅舅!”迷离的走上前,对着自己的舅舅行了一个礼,族长赶紧一直那些东羌人,道:“来!去卑,给几位大人行礼!”
 
    去卑一回身,连看都不看那些东羌人,反正自己迷糊着呢,眼睛半开半不开的,对人百夫长行礼道:“拜见几位大人!”
 
    百夫长皱着眉头打量着去卑,满身的酒气证明了族长说的没错,再看看去卑的打扮,昨天300多奴隶早就已经焕然一新,穿上了族长叫人给准备的最好的衣服,洗了个澡,本身去卑就是贵族出身,就算是当了奴隶血统还在,现在再一看,哪里还像一个奴隶啊。
 
    百夫长微微一点头,族长有些不满道:“大人,你可是看清了,我说的话没有假吧?”
 
    东羌的百夫长,道:“嗯!好!我们有一批奴隶造反,杀了我们的千夫长,还有数百名勇士,前日那伙奴隶向北而来,所以族长不要误会!”
 
    族长可是个老人精,一听这百夫长说的话,就已经知道不对了,但是看了看眼前的去卑,低着头,也不说话,自己的心爱的外甥,就算是真是那百夫长说的人,自己也不会出卖的,族长立即说道:“大人放心,我兰油部虽然很小,但是对不那些奴隶还是绰绰有余的!”
 
    百夫长一点头,道:“好!他们是我们羌胡要抓的重犯,若是见到,格杀勿论!”
 
    “是!”族长连忙点头道。
 
    “好了!”百夫长一挥手,道:“我还要去通知其他部落!走了!”
 
    族长连忙道:“恭送大人!”随后又行了一个大礼,给自己的儿子一挥手,叫他送送这些个东羌人。
 
    去卑的表哥可是一直在旁边停着,昨天,可是他第一个见到了去卑带着那300多个一桌破破烂烂的人,虽然去卑没有说出他们的身份,但是表哥一回想他们的穿着和模样,在联系道奴隶两个字,那不就是高度吻合嘛!表哥眼珠子一转,看到父亲的手势,嘴角一挑,转身送东羌人出营帐。
 
    东羌人出去了之后,去卑本例迷离的眼神瞬间清醒过来,“噗通!”一下子跪倒在了自己的舅舅面前,激动道:“多谢了舅舅!”
 
    族长当然是明白去卑的意思了,看看眼含热泪的去卑,一抬手道:“起来吧…………”
 
    去卑看着舅舅的眼睛,看出了哀伤和疑惑,缓缓的站起身,族长在几个侍女的搀扶下坐了下来,叹息一声,缓缓说道:“诶…………去卑,你讲一讲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去卑一点头,立即将自己跟于夫罗从河东返回开始讲,还有自己怎么被抓当了奴隶,怎么到了矿场,认识了李林,认识了豹哥,还有带领奴隶造反,最后逃到了这里…………
 
    “舅舅!”去卑满怀愧疚的说道:“这一会真的是连累你了!”
 
    没想道去卑的舅舅可是一脸的怒气,“啪!”一拍眼前的案子,怒声说道:“哼!我兰油的外甥,竟然被东羌人抓去做了奴隶!”显然,族长是十分爱护去卑的,没有因为去卑所说的连累而感到不满,而是对于东羌人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愤怒。
 
    去卑看到舅舅的样子,连忙说道:“舅舅,你放心,我们今天就走!绝对不会连累族里的人的!”
 
    “你说什么呢!”舅舅看着去卑的样子,一脸不满的喝道:“我兰油部虽然小,但是也不会出卖自己的亲人的!你现在这里休息几天,等到东羌人紧密的搜查一过去,我就派人将你送回匈奴!”
 
    “这…………”去卑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舅舅。
 
    族长惋惜道:“我兰油部确实无法跟东羌抗衡,所以舅舅也就只能护着你了,你是匈奴的子孙,铁弗部虽然也不是很强大,但是你毕竟是左贤王的义子,匈奴一定会保护的!匈奴的实力虽然不比从前,但是东羌也不会因为几百个奴隶而去与匈奴交战的,所以你还是先安心在舅舅这里呆上几天吧!”
 
    “多谢舅舅!”去卑又一下子跪了下来,千恩万谢。
 
 
    但是他们不知道,隔墙有耳……啊!不是,是隔帐有耳,就看去卑的表哥在外面侧耳听着里面的谈话,嘴角了不时露出阴邪的笑容。
 
    “诶!王子你怎么在这啊!”一旁有人过来奇怪的看着他。
 
    “啊……啊……没事,没事!”表哥立即大哥哈哈,摆摆手,跟啥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散着步离开了,那个人嘀咕了两句,便走了。
 
    而王子则是走了一会,回头望了望,没事,随即立即飞跑起来,到了马棚,牵出一匹马便策马飞奔而走…………
 
    到了下午,李林他们300多人才晃晃悠悠的全部起来,中秋已过,这草原上的白天很短,几乎到了晚上五点天就已经擦黑。
 
    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太阳穴,李林骂了一声道:“妈的,这个酒啊!真不是个好东西!”躺在榻上,活动活动自己的老腰,几天的奔逃已经让李林忘记了自己腰上旧伤的疼痛感,但是这醉酒之后,这样的疼痛有发作了起来,李林连扭腰,带揉的。
 
    “方方……方方……”迷糊之中,李林下意识的喊了两声,因为以前自己腰疼的时候都是喊两声方方,方方一般都是站在门口,听到自己的呼喊就明白是什么意思,立即过来给自己揉腰,严重的时候也会用用烈酒推拿一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