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他便掏出手机一边假装打电话一边走台吧而我在车里死死的盯着对面

发布时间:2018-06-03 12:20 浏览:
 张泽林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我马上拉着他的胳膊,焦急的问他说:
 
    “张哥,怎么还需要那么久?”
 
    张泽林笑了下,他回答说:
 
    “她虽然改了口供,但我们是警察,必须得依照法律办事,不能她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我们还要抓住那两个和她一起嗑药的小混混,拿下他们的口供。这样有完整的证据链,这个案子才能结案的……”
 
    张泽林的话,让我彻底傻了,看来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如果三天之内,抓不住那两个混混。那这场赌局,我将会一败涂地。
 
    我仍然不死心,又问张泽林说:
 
    “张哥,你的意思,这事儿想完事,必须得找到那两个混混?”
 
    张泽林点了点头。阿汤见我一副焦虑的样子,他满不在乎的说道:
 
    “白风,就按咱俩之前说的办。现在就钓那两个家伙出来。抓住他俩,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我默默的点了点。虽然之前,我和阿汤就准备去抓这两个混混。但因为我和秦念打赌,我现在最着急的是盛世年华开业。不过现在看来,事情又回到了老路上。
 
    把小姐交给了张泽林。我和阿汤拿着这小姐的手机,离开了分局。我们两人之所以不带着这小姐,是担心钓到那两个混混时,再出什么意外。毕竟我们不可能百分百相信这小姐。
 
    我们两个到了医院,就在这小姐之前住的病房附近,研究了一下。决定按照小姐的身份,给那个叫刀疤的混混发信息。
 
    第一条信息很简单,就问刀疤现在在哪儿?信息刚一发过去,这刀疤就把电话打了过来。接我们是不敢接的。便把电话挂断,又给他回复了一条:
 
    “刀疤哥,你别打电话。警察来了,他们现在病房外面,还没走呢。打电话我怕他们听到。不过你放心,他们问的和之前一样。我也是按照之前回答的……”
 
    刀疤回复的很快,他直接说道: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最近别乱走,也别和我联系了。等事情结束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立刻又给刀疤回复了一条:
 
    “刀疤哥,你能不能别等事情结束了,现在就给我点钱吧。最近我家里着急用钱……”
 
    刀疤很快回复:
 
    “你他妈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事情结束之后,再给你两万吗?你信不过我?”
 
    刀疤已经上钩了。我和阿汤决定,先不给他回信息。让刀疤着急。人在着急的情况下,智商肯定不如平时。
 
    果然,没过几分钟。刀疤又回了信息:
 
    “这样吧,明天我让人给你送过去。你先安心住院吧……”
 
    我马上回复一条:
 
    “刀疤哥,我要用五万。我不想等明天,就今天给我吧。你也不用派人到医院了,万一警察和盛世年华的人看到,对你我都不好。还是我自己去取吧……”
 
    我们临时加价,刀疤肯定会急。而我又特意提到警察,其实就是在暗暗威胁刀疤。
 
    果然,刀疤回复了一条:
 
    “你行!学会威胁你刀疤哥了?不过不就五万块钱吗?等着,我取完钱,告诉你地点,你来取吧……”
 
    我回了个“好”字,对方再没信息。
 
    不过我和阿汤都认为,这个刀疤哥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把钱给这小姐的。这些街头的混混,别说五万,为了几包药,他们都敢铤而走险。更何况五万块钱呢?
 
 第二十五章 圈套
 
    我和阿汤开始等待着刀疤的消息。半个多小时之后,刀疤便发来信息,他让我们去一家叫王子台吧的地方取钱。
 
    我和阿汤都知道,所谓的取钱,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但要想钓出这两个混混,我们必须去冒险。为了安全起见,我和阿汤先是去附近的商店,买了两把匕首。之后,便开车去了王子台吧。
 
    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到了台吧,我们把车停到对面的马路边。我俩也没下车,就坐在车里,看着对面的台吧,到底有什么动静没有。
 
    这台吧不大,看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人进出。阿汤忽然转头问我说:
 
    “白风,那两个小混混认不认识你?”
 
    我想了下,回答说:
 
    “那天出事的时候,我的确是去了包房。不过包房里人不少,并且我也没说什么话。估计他们应该认不出来我的……”
 
    阿汤做事谨慎,听我这么说,他立刻摇头:
 
    “那还是算了吧,你在车里等我。我假装去找人,先进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我嘱咐他两句后,阿汤便下了车。
 
    阿汤很聪明,一下车,他便掏出手机,一边假装打电话,一边走进了台吧。而我在车里,死死的盯着对面,生怕阿汤有什么事情。
 
    阿汤进去不过几分钟,便走了出来。他依旧是装模作样的打着电话。等他一上车,我立刻问他说:
 
    “里面什么情况?”
 
    阿汤一边发动着车,一边咒骂着说:
 
    “妈的,咱们还是小瞧这两个小混混了。台吧里就一桌客人,还是附近的中学生。那两个王八蛋根本就没在……”
 
    我微微愣了下,接着,我朝着窗外看去,同时对阿汤说:
 
    “估计他们和咱俩一样,说不定躲在什么地方,也在暗中观察台吧的动静呢……”
 
    阿汤点了点头,他又问我说:
 
    “你说咱们怎么办?先联系下对方?”
 
    我想了下,还是摇摇头。按正常来讲,现在应该是对方着急,如果我们和他联系的太频繁,我怕他们生疑。还不如再等等,等对方联系我们,我们也好掌握主动。
 
    晚上我和阿汤都没吃饭,我俩干脆找了一家牛肉面馆。进去边吃,边等刀疤联系我们。果然,一碗面还没等吃完,刀疤便打来电话。我一边吃着面,一边任由电话响着,也不去挂断。
 
    对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电话铃声一停,一条信息立刻发了过来:
 
    “你他妈怎么不接电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