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一边的去卑同样不懂,现在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候啊

发布时间:2018-05-22 14:31 浏览:
仰天长笑三声,豹哥舞刀正欲再追,却被李林一把拉住,李林立即喝道:“行了,不要追了,兄弟们跟进收拢回来,赶紧跑!”
 
    “为什么?”豹哥愕然不解,一边的去卑同样不懂,现在正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时候啊。
 
    “追击的羌胡人大队人马瞬息即至,那可是一千多的羌胡骑兵,此时不走,则死无葬身之地耳!”李林大吼一声道,一挥手,大喊一声道:“走!”
 
    豹哥也是醒悟过来,赶紧挥手招呼着还剩下的兄弟们,只要是能够活下来的奴隶,没有一个是跑不动的,这就是这些奴隶要比普通的士兵要狠的地方,既然已经无所顾忌,没有了退路,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十分的拼命,没有人会想着重伤苟活下来,就算是已经被砍倒了,照样还要用自己的指甲,自己的牙齿杀伤羌胡人,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咬人,无论什么样的人,连死都不怕了,他就没有任何可以怕的了…………
 
    而李林和羌胡人这里厮杀的紧,可就在已经是一片废墟的矿场大门外,一伙人马出现在了地平线上,就好比黑色的波涛缓缓而来,夹杂着无限的杀气,那样的压抑之感,就好比从地狱里面钻出来的恶魔,就连矿场那红色的护城河都好似感应到了这样的压力,竟然湍急的流动了起来,就好似沸腾的鲜血…………
进去看看!”
 
    “诺!”随即,身边那人一招手,十个连人带马都包裹着紧密的黑甲的骑兵飞速了冲进了矿场,片刻之后,十个人又冲了出来,来到了冰冷的声音旁边,道:“将军!里面没有活人了,到都是烧焦的尸体,能看出来,大部分都是羌胡人的!”
 
    “嗯!”冰冷的声音答应一声,黑甲之下,只能看到他那双死神一般的眼睛,但是现在,从这眼睛里面看出了担心与焦急。
 
    “把人都派出去,看看周围有什么蛛丝马迹!”冰冷的声音第一次这么高音调的说道。
 
    “诺!”身后千余黑甲骑兵齐声喊道,随即四散开来,根本不需要有人指挥,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呵呵!才他妈才是风吹草地见牛羊啊!”一声爽朗的大笑穿了出来,能说出这样的话怎么会是别人,当然是我们的猪脚了。
 
    不过此时此刻,也就只有他还能笑出来了,身边300多人的奴隶,全部都瘫倒在地,身上身上满是水渍,有的人人还夹杂这水草在脸上,不过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去搭理这些了,都你妈累成了狗,谁会在意这些细节。
 
    李林,带着这最后残存的300来人,终于摆脱了羌胡人的追击,来到了豹哥和去卑嘴里所说的贝龙河,压根就没有什么休息,羌胡人没有追上来,那还等什么,赶紧过河吧,所以李林立即下令,众人渡过贝龙河,这不就是,刚刚从河里爬上来,不知道还以为是一群水鬼出来了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