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集结呐喊着从营中冲出来拦截

发布时间:2018-05-22 14:29 浏览:
 李林一点头,道:“好!”然后一拍二人,道:“既然睡不着,都上去看看,看看底下羌胡人的动静!”
 
    “好!”二人一点头,便跟着李林到了在一处凸出的山崖上,一同俯瞰山下羌胡人的动静,三人虽然鼻息相闻,却几乎睁眼不见,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第六十六章 奔逃北方(1)
 
    李林定睛看着对面山头上,只见竟然有着几处燃起的火光仍未熄灭,李林的眸子里有幽芒一掠而过,暗叫不好,立即回头对豹哥沉声道:“计划有变,不能等到天亮再突围了,立刻把弟兄们叫醒,马上下山!”
 
    一旁的豹哥一听,没有明白李林是个啥意思,立即愕然问道:“头儿。zi么了?”
 
    李林伸手一指对面山上的火光,沉声道:“羌胡人的估计是又来了千夫长一级别甚至是以上的任务,看来是个有脑子的角色,你们看,对面山上布有羌胡人的眼线,一旦天色大亮,山上的羌胡人眼线就能把我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一旦我们有所行动,就能立刻把我们的动向报告给山下的羌胡人,山下羌胡人就能集中兵力提前做好迎击准备。”
 
    去卑失声道:“这下可糟了。”
 
    李林凝声道:“现在正是天色最暗的时候,也是羌胡人最疲劳的时候,我们可以不打火把,趁天色尚黑下山突围!”
 
    去卑道:“山路崎岖险峻,如果不打火把很容易堕落山涧受伤。”
 
    李林道:“顾不上这些了,可告诉弟兄们手挽手下山,避免失足。”
 
    豹哥凛然道:“头儿,这伙羌胡人可不是一般的狡猾,一旦突围失败陷入重围,那可就全完了。”
 
    “不会!”李林断然道:“羌胡人一定认为我们要在天亮后才会下山突围!”
 
    豹哥凛然道:“头儿如此肯定?”
 
    “肯定!”
 
    “为什么?”
 
    李林眸子里露出狼一样的眼神:“因为羌胡人还不知道我的厉害!”
 
    李林不容置疑的语气里透着强大的自信,令豹哥和去卑闻之心胸激荡,任何困难到了李林那里似乎都能迎刃而解,再凶险的局势,只要有李林在,就仍有绝处逢生的希望,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林已经在豹哥和去卑心中树立起绝对的威信。李林当真如此自信吗?当然不是!他不过是在冒险,是在赌博罢了。李林始终笃信一条真理,人生就是赌博,赌输了,反正贱命一条,无所谓,赌赢了,就赢得一切,仅此而已,再加上对方是胡人,自己可以吧那些饱读兵书的大将们,枭雄们玩的玩,杀的杀,这些个胡人自己还怕什么,就算是来了个有点脑子的,那有怎样?
 
    小山顶上,又有几堆篝火燃了起来,李林让一些奴隶们割来干草扎成草人,再披上奴隶们的衣服,或坐或躺,围于火堆周围,对面山头上当然已经有羌胡人的探子,李林已经将在上山的道路用马匹的尸体还有不少的树干挡住,加上夜色一声,羌胡人害怕再次被玩,所以没有上山,但是不代表羌胡人就不会有动作了,羌胡人的千夫长被豹哥干掉了,但是不过一会的功夫,又一个千夫长,带着自己的麾下以前羌胡骑兵赶来,一听堂堂羌胡勇士,竟然被打成了这样,愤怒不已,但是这个千夫长可是要比豹哥干死的那个要聪明一些,并没冲动的让人马连夜就上山杀奴隶,而是派出了探子,道对面的上头,遥望李林这边,观看李林的动向,明天天一亮便动手,李林这些人要一个不留!而现在,这羌胡人的探子看到的当然是李林布置好的假象,立即认为奴隶们仍在山顶未动,便定时向山下大营发出信号,表示一切无恙。
 
    小山山腰,夜色如墨。李林当先,去卑断后,豹哥在中间,几百名奴隶手挽手就像一串蚱蜢,艰难地摸着石头下山,期间偶有奴隶失足,也被左右拉住,不致堕入山涧。
 
    将及下到山脚,前方路口有一伙羌胡人围坐在篝火旁,挡住了去路。这伙羌胡人靠在一起,围着火堆取暖,时节已经到了中秋,这野外的晚上可是很冷的,这些羌胡人看似已经入睡,却衣不解带,刀不离手,一旦稍有风吹草动,就能立刻起身应战,这可都是李林给他们弄出来的警惕性。
 
    看着这些有一定警惕性的羌胡人,李林的眉头顷刻蹙紧,似乎赌运不佳啊,这伙羌胡人虽然只有五个人,很容易消灭,却很难不惊动百步开外的另外一伙羌胡人,一旦惊动了那伙羌胡人,约模千步开外就是羌胡人大营,如果大营里的羌胡人也像这些家伙这样警觉,大队羌胡人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能杀到,届时奴隶们就将陷入苦战。
 
    李林可不敢率领这群绵羊去和羌胡人硬拼,那跟自杀基本没啥区别,李林选择突围的方向是小山北麓,怎么办?眼看天就快亮了,一旦东方发白,已经下到山脚的奴隶们就很难再隐匿形迹了,必须立刻冲出包围,不能再犹了。
 
    “娘的,死就死吧,拼了!”深深地吸了口冰冷的空气,李林咬了咬牙站起身来,黑暗中倏然响起他凄厉的大吼道:“弟兄们,不要和羌胡狗缠斗,撒开你们的腿丫子,跟着我往北……跑哇!”话音方落,李林第一个窜了出去,所有奴隶如影随行,紧紧相随,潮水般漫卷过那五名羌胡人把守的山口,可怜那五名羌胡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抵抗,就已经被奴隶之中箭法好的奴隶,连发三箭射杀,其中一箭连透三人!不得不说,这经历过一场腥风血雨的过后,剩下来的这几百个奴隶,都是有些本事的,可能心里面要是没有李林的激励还会颓废,但是这手段,可都是不错,几乎都是羌胡人从其他部族那里得获的战俘,以前都上过战场,杀过人,箭法更是不用说,只可惜李林这边弓箭是在不多,要是有好的装备,这几百人的战斗力也会大幅度提升的。
 
    但是,一百步外的那伙羌胡人还是不可避免地被惊动了,他们凄厉地高喊起来,很快,千步开外的羌胡人营地就有了动静,悠长绵远的牛角号开始响起,紧接着,激昂的牛皮鼓鼓声也咚咚咚咚地敲响了,而这时候,黎明的第一缕曙光恰好穿破黑暗的笼罩,洒落在小山北麓。
 
    李林带着千余奴隶残兵原想避开羌胡人大营,奈何营中羌胡人反应迅速,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了集结,呐喊着从营中冲出来拦截,看来这又一次前来的千夫长已经吸取了哪一个倒霉的死在豹哥手里的千夫长的教训,不会直接胡乱的就冲上去一同乱杀,而损失了自己的羌胡勇士,而是谨慎的反应,快速的集结与截杀。
 
    薄薄的晨曦里,两军撞在一起一通混战,由于事起仓促,羌胡人准备不足,很快就被奴隶们冲破防线。冲破防线之后,李林带领的奴隶们也不多做纠缠,迅速摆脱羌胡人往北遁去,只片刻功夫,愣在原地不敢追击的羌胡人已经只能远远见到他们的背影了。
 
    这伙奴隶都是从死人堆里到他冲杀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可以说他有些过于谨慎了,要是真是跟上次一样,千夫长带着众人胡乱的杀上一通,估计李林也是在劫难逃,等到李林带着奴隶们冲出去以后,千夫长还在纳闷,一看太阳已经出来,竟然不是飞速全军的追击,而是派自己的一队人马追赶,自己则是立即带人上山,因为自己派出去的探子还带来了消息,这山上还有人。
 
    但是等到千夫长杀上去的时候,就看到那一片空地上,全都是已经要烧光的火堆,还有披着破烂衣服的稻草人,千夫长一脸苦逼的样子,狠狠的一踢面前的火堆,大骂道:“妈的,这群货物,真是可恨,给我下山,上马!追!”
 
    “是!”面对又被李林玩了一次,所有的羌胡人当然是郁闷的不行,心中更是怒不可遏,就连跑下山的速度也已经不禁加快,非要将这伙奴隶全部抓回来,好好的虐待以后弄死!
 
    再说李林带着残兵往北跑了不到20里,堪堪到了一个河沟,这时候身后已经止剩下400余人了,刚刚一通混战,又折损了100多人,没有办法,就是这个样子,要冲出来,必须要付出牺牲。
 
    正在前面飞跑的去卑忽然感觉有人在拉自己,刚要回头大骂,一看竟然是李林,去卑疑惑道:“头儿,啥事?”
 
    “你还要往北跑?”李林问道。
 
    去卑两眼一瞪,诧异道:“头儿,不是订好的去贝龙河吗?我们还不赶紧往北跑!”
 
    李林一挥手,喊道:“休息一会!”
 
    “哦!”众人就如听到了上帝的声音一般,全部停了下来,一时间,所有奴隶东倒西歪的倒在了地上。
 
    李林诡异的一笑,一看身边的气喘吁吁的豹哥,问道:“豹哥!你也这么想的,咱们就是会一个劲的往北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