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就连一边自己的奴隶兄弟都是奇怪的看着抽风不停的李林

发布时间:2018-05-22 14:38 浏览:
  “哦!”300多人都不禁的欢呼了起来,立即有人道:“哈哈!头儿,这回有吃的了吧!”
 
    李林没好气道:“看你那出息,走吧!”
 
    欢呼声中,兰油部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们首领最心爱的外甥回来了,不一会,便摆起了丰盛的美食佳肴,阵阵肉香传了出来,全部都是用来招待李林他们300多奴隶的!
 
    只见几个人扶着一个老头走了出来,那老头年岁虽然不大,但是腿脚可是不好,去卑的表格赶紧给去卑解释,这个老头就是他的父亲,兰油部的族长,本来当时身强力壮,一身本领的汉子,但是前年骑马的时候不慎摔伤,以至于成了这个样子。
 
    去卑一听赶紧跑了上去,大喊一声道:“舅舅!”便跪倒在老人的面前,那老人赶紧弯腰,抚摸着去卑的脸庞,苍老的声音道:“哦……去卑啊!多少年啦!你终于回来看舅舅啦!”
 
    去卑伤心道:“舅舅,都是外甥的错,这么多年没来看您!”
 
    “诶…………”那老人也是悲伤万分,道:“自从你母亲走了以后!舅舅也是很少去看你啊…………”
 
    随即当然就是许久未见的亲人那一套嘘寒问暖,而去卑也是赶紧给他舅舅介绍一下李林这帮兄弟,因为这里是羌胡人的地界,所以李林和去卑早就商量好了,不会泄露他们都是东羌的奴隶,而是说去卑跟于夫罗前往汉朝作为质子,而大汉天下大乱,于夫罗被杀,去卑在这300多人的帮助下跑了回来,去卑的舅舅也是十分的激动,知道这些人救了自己心爱的外甥,当然是好酒好肉的款待了。
 
    是夜,营地里面的篝火仍然通红,而300多个兄弟们,都已经吃饱喝足,甚至是打扮一新,换上了羌胡人的衣服,虽然是痛恨东羌人,但是他们那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太过扎眼,这里也只有这些衣服,众人都是死里逃生,那还管那些啊。
 
    李林美滋滋的靠在石头上,手里拿着酒,看着眼前的载歌载舞,心中无比的放松,今夜,可能是自己从许昌出发以来,几个月,最放松的一夜了,就连跟刘真生活了那么久,李林都是有很大的提防,而现在,有酒有肉,就算是不放松,吃饱喝足,迷迷糊糊的李林,也已经放松下来…………
 
    前路如何,李林不知道,也根本无法预料,但是现在,李林只想大醉一场,没有尔虞我诈的勾心斗角,没有血腥残酷的刀光剑影,没有残酷痛苦的奴隶生活,没有无法呼吸的四处奔逃,现在,只有夜空,草地,繁星,歌声,肉香,美酒,李林故意将自己灌醉,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想,现在自己就一个谁看到谁都笑话的醉鬼,不是辽侯,不是奴隶,不是逃亡者…………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迷迷糊糊的,李林顺嘴就来了一个礼拜的将进酒,把一旁的胡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那去卑的舅舅看着大吼大叫的李林,立即惊道:“他……他是汉人?”
 
    去卑无语,李林和豹哥的样子,本就是一张汉人的脸,幸好在矿场干活,已经晒得黑不溜秋的,但是李林这忽然来了一个什么诗词的,其他人还不立即听出来了,去卑赶紧解释道:“舅舅,此人母亲本来是汉人,所以读过一些书…………”
 
    “诶…………噎死苦命的人啊!”去卑的舅舅当然是听不懂这个,看着李林一脸痛苦的样子,所以也是悲叹了一声,到时也没多想,草原上,汉人几次侵犯大汉疆土,知道现在已经打下长城以南一大片的领地,河套朔方等地尽属胡人,所以不少的汉人女子都被抢到了这里,去卑说李林的娘是汉人也没有啥稀奇的。
 
    “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生命已被指引,潮落潮涨,有你的远方,就是天堂…………”
 
    “这……这个人唱的是啥……”李林忽然有冒出来这些个玩应,让一旁的人就地蒙了,就连一边自己的奴隶兄弟都是奇怪的看着抽风不停的李林,不明白自己的头儿嘴里出来这么多东西,到底是个啥玩应,不过这月亮之下的草原上,李林唱的这些词,到时还符合现在的场景了。
 
    “呵呵……”去卑笑了笑,含糊的解释道:“这个……这个应该是他们家乡的小调吧……呵呵,来来,舅舅,喝喝…………”去卑知道自己的头儿醉了,也没有办法阻止,只好用喝酒来挡一下…………
 
    第二天,当昨夜喝醉酒的300多奴隶还没有醒过来的时候,这兰油部的营地,来了疑惑不速之客,十几个东羌的骑兵。
 
    兰油部乃是降服与东羌族,算是东羌的一支,所以这十几个人就算是普通的小兵,也算是上头下来的人,去卑的舅舅,兰油不对族长也要亲自迎接。
 
    “不知道几位大人前来,有何事啊?”去卑的舅舅看着十几个很是威武,其实都是在装逼的东羌兵客气道。
 
    “嗯!”为首的头头不过是一个百夫长,但是在这里,他就是一个钦差级别的人物,扫视了一下四周,看着昨夜狂欢之后的残骸,那人问道:“你这里可是来了生人了?”
 
    “哦!不是生人!不是生人!”族长赶紧解释道“是我多年未见的亲外甥昨日来了!”
 
 第七十章 身份泄露
 
    “哦?”一听这话,那百夫长眉头一皱,问道:“昨日来的?”
 
    族长连忙点头,道:“正是!正是!”
 
    “叫来看看!”百夫长道。
 
相关阅读